<strike id="tmhnz"></strike>
    <input id="tmhnz"></input>

    <input id="tmhnz"></input>
      <var id="tmhnz"><sup id="tmhnz"></sup></var>

        <acronym id="tmhnz"><center id="tmhnz"></center></acronym>
      1.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競爭情報

        石油天然氣暴跌,能源危機解除,歐洲光伏的底層邏輯還成立嗎?

        趕碳號發布時間:2023-10-09 11:09:05

          10月7日,八天長假后的第一天,能源行業就傳來一條重磅新聞:沙特將在2024年提高石油產量。

          在此之前,石油價格在經歷一輪飆升之后,實際上已經出現戲劇性逆轉,自由落體式地連跌了五周。沙特的這一表態,無疑會助推油價繼續下行。

          這對于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來說無疑是件大好事。歐洲同樣也開心,因為天然氣價格以及電價均已經暴跌至能源危機以前的水平,今年冬天已無任何壓力。

          凡事沒有完美??蓱z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愿天寒。如果站在我國新能源“出口新三樣”的角度,歐洲能源危機已成往事,這對于我國的光伏、儲能、新能源車的出口角度看,化石能源價格暴跌,卻并不能說是個好消息。

          01、能源危機,已成往事

        圖1;歐洲天然氣價格;歐元/兆瓦時;資料來源:LSEG

          上圖顯示,歐洲天然氣價格在經歷俄烏沖突、北溪檢修、北溪爆炸等不同階段之后,已有半年時間徘徊在50歐元/兆瓦時的下方,不到高點的六分之一,接近2021年水平。

        圖2;來源:Trading Economics

          如果我們把時間放大到五年周期來看,歐洲天然氣價格波動則更為直觀。歐洲天然氣在2022年因為極端事件形成的“人造牛市”,已經成為過去。

          看完表象,我們再從微觀上看一下歐洲的當下。

          來自《貿易經濟學》(Trading Economics)的消息說,10月6日,受雪佛龍公司澳大利亞液化天然氣工廠的工人計劃恢復罷工的消息刺激,歐洲天然氣期貨上漲5%,至每兆瓦時38歐元。這些罷工活動對全球天然氣供應構成一定威脅,特別是在北半球臨近冬季供暖季節之際。

          放在過去,沒有什么能夠比戰爭、罷工、停產這樣的突發事件更能影響能源等大宗商品價格的了。大宗商品商都會以此作為投資套利的工具。然而,即使罷工這樣的消息,也已經無法動搖經歷過大風大浪考驗的歐洲天然氣的大勢。所以,《貿易經濟學》同時指出,盡管天然氣價格出現短期上漲,但由于10月份天氣預測溫和、需求下降以及庫存水平較高,本周天然氣價格的整體趨勢顯示,下跌仍超過9%。目前,歐洲的儲氣設施容量已超過96%,并且仍在持續注入天然氣。另外,歐洲工業需求在不斷減少。以上這些都有助于維持相對穩定的天然氣價格。

        圖3;來源: 數據和商業智能平臺Statista,趨勢與圖1、圖2高度一致。

          由于天然氣和煤炭是歐盟主要的發電來源,占2022年發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電價高度依賴于這些商品的價格,所以歐洲的電價與天然氣價格走勢高度趨同是再也正常不過的。這和我國的電價走勢不太一樣。

          02、天然氣暴跌之謎

          最近,路透社用一篇長文回顧了歐洲的能源危機。一年前,北溪管道被人為蓄意爆炸遭到破壞。一年后的今天,誰獲益最大,誰的嫌疑自然就最大。另外,歐洲能源危機,是如何一步步解決的呢?

          根據牛津能源研究所的數據,在俄烏沖突之前,北溪1號管道在2021年占歐洲天然氣進口量的15%,北溪2號已規劃但從未真正投入運營。北溪管道被炸時,歐洲天然氣價格暴漲了三倍。

          據歐盟能源專員卡德里西姆森介紹,過去一年歐盟已經迅速提高了運輸相關替代物資的能力。根據歐盟數據,俄烏沖突之前,俄羅斯每年向歐洲輸送約1,55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其中絕大部分通過管道輸送。2022年,歐盟的管道天然氣進口量下降至600億立方米。今年,歐盟預計這一數字將降至200億立方米。

          那么,究竟是誰替代了俄羅斯呢?答案是挪威。挪威已取代俄羅斯,成為歐盟最大的管道天然氣供應國。

          另外,在美國天然氣出口的直接帶動下,歐洲液化天然氣(LNG)進口激增。去年,希臘和波蘭開通了輸送非俄羅斯天然氣的新管道。芬蘭、德國、意大利和荷蘭都開設了液化天然氣進口碼頭,法國和希臘還計劃開設更多用于液化天然氣進口的碼頭。

        圖4;歐洲每月天然氣進口量;藍色為挪威,紅色為俄羅斯,綠色為歐洲大陸天然氣網;單位:GWh/天

          德國曾是俄羅斯天然氣的歐洲最大買家,一直在布局新的天然氣基礎設施。Seaboard公司(一家美國運輸企業)大宗商品分析師Ole Hvalbye表示,該公司已開設三艘浮式儲存和再氣化(FSRU)船,能夠進口的天然氣,相當于每年從俄羅斯北溪1號輸送的55bcm(550億立方米)的50%-60%。

          為了保障供應,歐盟開始聯合購買非俄羅斯的天然氣。它還引入了備用規則,要求各國在危機中與鄰國共享天然氣,并同意各國有填充天然氣儲存的法律義務,這些儲存通常是用來應對消費季節性變化的商業場所。

          如前所述,歐洲天然氣基礎設施數據顯示,整個歐盟的天然氣儲存目前已高達96%,完全充滿后將可以滿足歐盟冬季天然氣需求的三分之一。

        圖5;歐洲儲氣庫儲存情況,紅線為2023年水平

          盡管歐盟和各國政府的政策也在促進節能,但避免能源短缺的真正原因還是高價格導致的需求銳減。

          天氣因素起到了一定作用,因為溫暖的冬季使得取暖所需的能源更少。由于去年是個暖冬,歐洲在今年春天很早結束了天然氣需求旺季,這使得儲氣庫異常充足,同時也導致今年補充天然氣儲備的壓力更小。

          一些分析師表示,除了今年冬天天氣的不確定性之外,能源使用減少,其實是因為歐盟的工業生產正在永久性收縮。

          歐洲最大經濟體德國央行最近表示,由于工業陷入衰退,該國經濟本季度預計將出現萎縮。

          Energy Aspects估計,到2024 年時,比利時、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葡萄牙、荷蘭和西班牙這些國家,在2017-2021年平均工業天然氣的需求中,有8%可能會永遠消失。

          安迅思 (ICIS) 天然氣分析主管湯姆·馬澤克-曼瑟 (Tom Marzec-Manser)認為:“歐洲已成功實現了對俄羅斯天然氣的替代,但實際上,這背后是以犧牲更廣泛的經濟活動作為代價的。”

          隨著歐洲增加對可再生能源的依賴,更加積極的能源轉型,也在客觀上推動了天然氣需求的減少。

          Wood Mackenzie表示,歐洲2023年的新能源新增裝機預計在56GW左右,這意味著180億立方米天然氣的減少。

        圖6;歐洲天然氣需求;單位:BCM(10億立方米)

          03、歐洲光伏儲能的底層邏輯,還成立嗎?

          今年7月,Rystad Energy發布了一份分析報告,認為歐洲來自中國的光伏組件庫存已達到40GW,到今年底將達到100 GW。

          趕碳號當時分析,綜合我國的出口和歐洲的新增裝機以及海運在途等各項因素,40個GW的庫存可能都偏保守,應該在70GW左右。同樣,儲能產品的海外庫存在出口中的占比,應該不會比光伏組件占比更小。當然,中國光伏、儲能企業海外倉問題,是另外一個話題,并非今天討論的重點。

          2022年對于我國光伏與儲能企業來說,無疑是過去以來最亮麗的高光時刻。海外特別是歐洲市場高增,形勢一片大好。正是受俄烏沖突等極端事件影響,2022年歐洲光伏與戶儲市場均迎來大爆發,我國的光伏與儲能產品出口,同樣實現爆發式增長。

          中國海關數據顯示,2022年,我國太陽能電池出口增長67.8%,其中歐洲市場占比高達46%。GCII數據顯示,2022年我國儲能型鋰電池出口增長更是高達170%。

          趕碳號認為,歐洲光伏、儲能的大市場,未來可能仍存在諸多變數。在此,筆者試圖通過能源危機的解除、新能源競爭的長期性以及歐美制造業的現實這三個方面,和大家做一些討論。首先,能源危機的消失,其實是對中國光伏、儲能企業的一種不利契機。

          歐洲的能源危機仿佛一夜之間就消失了。至少從能源的剛性需求上,歐洲人已經度過了最緊急、最要命的時刻?;茉慈绻絹碓奖阋?,在不考慮氣候危機的前提下,能源轉型速度的確有可能會放緩——除非他們擔心自己在新能源產業的競爭中掉隊。

          實際上,在實實在在的利益面前,道德往往是脆弱的。特別是當下,西方主要經濟體普遍增長乏力、金融與債務危機四伏,同時疊加地緣政經關系日趨復雜、保護主義盛行等各種因素,氣候目標實現起來,也許會變得更加艱難。

          舉個眼前的例子,日本核廢水排海,其實就是在利益與道義、個體利益與共同利益之間,做出了匪夷所思的選擇。

          第二,從能源安全角度,這不僅是關于人類共同命運的一場合作,更是關于自身未來的一場競爭。

          能源是百業之基。新能源,打個不太準確的比喻,就是未來的石油、天然氣、煤炭。誰掌握了它,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掌握了世界的未來。

          所以,在化石能源時代掌握主動權的歐美,自然不甘落后;享受石油紅利半個多世紀的中東,同樣不甘落后;新興經濟體當然更不會——至少在新能源面前,大家是相對平等的,不能再次輸在起跑線上。

          這就是能源安全的本質。所以,新能源領域的全球化競爭,一定是長期而全面的,一定是深入而徹底的,一定是激烈而殘酷的。所幸的是,我們現在遙遙領先走在了前面,但切不可掉以輕心——在核心技術上,在關鍵原料上,在制造能力上。

          第三,從現實看,新能源制造業正在重構傳統制造業。

          今年10月1日以后,歐盟開始正式征收碳稅,從現在到2025年為過渡期,從2026年至2034年間逐步全面實施。這是一項復雜的挑戰,在未來也可能會工具化。

          另外,最近一個月來,歐盟針對我國的光伏、鋰電、新能源車,連續出臺了不少法案。所謂反補貼也好,所謂減少對關鍵物質供應的單一依賴也罷,其實都是表象。

          從歐洲當下現實看,如前所述,其工業正在萎縮,甚至包括德國這樣的制造強國、汽車工業強國。所以,這也就能夠解釋,為何歐洲應對氣候危機與能源轉型都如此迫切、仍要在上述領域頻頻制造矛盾。

          多少年來,歐美已經適應了中國制造的物美價廉,我們也習慣了賺辛苦錢。這沒有問題,但這并不合理,也不公平。所以,當中國企業進入高端制造業、特別是我們的高端制造業正在重構既得利益者的高端制造業時,發生矛盾和沖突,幾乎是一定的。

          今年一季度,我國取代日本,成為全球汽車出口第一大國。這個消息對于日本、對于德國是一種多大的心理震撼,可想而知。

          當然,我們自己的光伏新能源企業已經卷到不行,卷完國內卷海外。中國企業多少年下來,早已經習慣了價格戰,但通過技術專利等壁壘、習慣于享受高毛利的歐美企業肯定吃不消。

          綜合以上,歐洲光伏與儲能市場會發生微妙變化,在趕碳號看來是一種必然。對于中國企業而言,如何提前洞察到變化、并采取積極有效的措施,才是最重要的。

          對于不同經濟體而言,在矛盾激烈到一定程度以后,放下成見、共同尋求和建立起大家都能接受的、公平的游戲規則,才是符合全體共同利益的一種終局。對此,我們應有信心,也必須要有信心。

          來源:趕碳號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起碰97在线视频国产|精品福利在线观看|欧美久久精品一级黑人c片|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αpp
        <strike id="tmhnz"></strike>
          <input id="tmhnz"></input>

          <input id="tmhnz"></input>
            <var id="tmhnz"><sup id="tmhnz"></sup></var>

              <acronym id="tmhnz"><center id="tmhnz"></center></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