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tmhnz"></strike>
    <input id="tmhnz"></input>

    <input id="tmhnz"></input>
      <var id="tmhnz"><sup id="tmhnz"></sup></var>

        <acronym id="tmhnz"><center id="tmhnz"></center></acronym>
      1.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深度閱讀

        繁花與沃土:新能源產業崛起背后的創投力量

        上海證券報發布時間:2023-10-11 10:14:58

          “中國綠色能源技術已實現了群體性重大突破,處于世界領先水平。”今年9月,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制造強國建設戰略咨詢委員會主任周濟公開表示。中國新能源產業的發展狀況也曾引發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感嘆:“似乎很少有人意識到,中國在可再生能源發電和電動汽車領域正處于世界領先地位。”

          以上并非謬贊。據國家能源局及咨詢機構SNE Research統計數據來看,我國生產的光伏組件、風力發電機占全球市場份額的70%,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裝車量占世界的60%。在新能源領域,我國擔當得起“領先”之稱。

          而這一超級產業鏈的崛起與壯大,無疑與中國資本市場的助力密不可分。上海證券報筆者梳理發現,一級市場股權投資機構的發掘與陪跑、二級市場融資的持續接力,將一批優質新能源企業從幼苗灌溉成為如今的參天大樹。

          不過,在過去數年的高速發展后,新能源行業開始進入調整期,光伏及動力電池的產能過剩問題,讓從業者與投資者都在思考新的出路。對此,受訪的創投機構表示,依然看好中國新能源產業發展的大好未來。產業進入2.0發展階段,結構化產能過剩將成為產業常態;規模效應需求下,迭代技術、精益制造,最大化實現降本增效成為產業發展方向,投資機遇也在進一步往上游延伸。

          “開道超車”的歷史性機遇

          綠色能源不僅是一個市場,更是這一輪世界工業革命的核心產業之一。在這一輪世界工業革命中,我國已形成了智能制造和綠色能源創新發展的先行優勢,這意味著我國迎來了“創新驅動、開道超車、跨越發展”的重大機會

          20多年前,中國光伏產業剛剛起步。阿特斯董事長瞿曉鏵從加拿大回國創業,成為國內光伏產業的“骨灰級玩家”。2009年,新能源汽車還是“十城千輛”的試點狀態,許多人并不認為它有未來。

          然而,經過一二十年的發展,我國新能源產業不僅已取得前述世界領先的市占率,而且在A股市場,也已成為規模最大的產業之一。

          筆者統計上市公司2023年半年報發現,電力設備行業(以新能源產業為主要增長極)上半年的營業收入、歸母凈利潤、投資活動現金流出額均為所有申萬行業中第一名。

          以新能源汽車行業為例,從“863計劃”電動汽車重大科技專項啟動算起,我國新能源汽車已經走過了20多年的發展歷程。2013年、2014年是產業開始井噴的轉折點,之后,在各方合力的推動下,企業加速電動化布局,比亞迪、一汽、東風、北汽、上汽、廣汽等頭部車企紛紛公布了新能源汽車戰略時間表。

          尤為重要的是,最近幾年,隨著技術成熟、全球綠色經濟崛起等因素,我國新能源汽車行業出現爆發式增長,帶動整個產業鏈進軍國際先進行列。目前,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連續8年居全球第一,保有量達1310萬輛,全球一半以上的新能源汽車行駛在中國。

          而在新能源汽車的核心零部件動力電池領域,今年上半年,全球裝車量前十大動力電池企業中有6家是中國企業,它們合計市占率達62.6%,較去年提升了5.9個百分點。

          極具戰略意義的是,綠色能源不僅是一個市場,更是這一輪世界工業革命的核心產業之一。周濟院士分析,在這一輪世界工業革命中,綠色能源是與智能制造并駕齊驅的兩大核心技術。我國已形成了智能制造和綠色能源創新發展的先行優勢,這意味著我國在這一輪工業革命中,迎來了“創新驅動、開道超車、跨越發展”的重大機會。

          一二級市場接力推動

          寧德時代等動力電池企業,蔚來、小鵬與理想等造車新勢力的崛起,背后都站有一眾明星資本。登陸二級市場后,它們同樣獲得了資本的大力支持??梢哉f,沒有一二級資本市場的銜接、助力,這些企業可能就倒在半途

          新能源這一關鍵產業的崛起,除了國家政策引導及扶持外,企業家的創新精神,資本市場的接力助推也功不可沒。新能源產業基本上是重資產行業,尤其是在企業早期,盈利弱,風險大,若缺乏創投的滋養,企業后續成長是難以想象的。

          全球動力電池龍頭寧德時代的成長就是一個典型案例。天眼查顯示,寧德時代2011年成立后,2012年即有一筆來自越秀產業基金和君聯資本的投資,此后經歷多輪融資直至IPO。一路的參投機構“星光熠熠”,包括深創投、富士康科技集團、云鋒基金、長安汽車、招銀國際資本等。

          在二級市場上,2018年,寧德時代通過IPO募集資金54.62億元,之后又歷經兩次定向增發募集約640億元。定增同樣受到明星資本“爭搶”,如高瓴資本在寧德時代2020年定增中認購高達100億元。這些資金為寧德時代近年的大幅擴產、大舉研發提供了保障。

          造車新勢力的崛起,同樣背靠資本注資。蔚來、小鵬與理想背后都站有一眾明星資本。據企查查統計,過去,每年流向新能源汽車產業的股權投資資金都可能達千億級。比如,2020年,新能源汽車行業披露的投融資金額合計達1292億元。

          其實,不只是中國新能源產業需要一二級資本市場支持。特斯拉的崛起也伴隨著一輪輪融資,甚至在生死關頭是資本為其輸血才得以挺過。

          特斯拉并不是由馬斯克創辦的。2004年2月,馬斯克在特斯拉A輪融資中投資650萬美元成為特斯拉最大股東,之后逐漸拿下公司的掌控權。2006年2月,馬斯克又領投了特斯拉1300萬美元的B輪融資。在之后的融資中,多位硅谷大咖入股特斯拉。登陸二級市場后,特斯拉又實施了多次定向增發。

          可以說,沒有一二級資本市場的銜接、助力,這些企業,哪怕是特斯拉,也會倒在半途。

          誰在長期陪跑?

          技術發展成為產品,進而帶動成長出一個產業,這往往需要一二十年甚至更長久的時間,更需要創業者和資本的敏銳眼光、耐心付出和持久等待。在這個過程中,PE往往擔任了產業孵化的“急先鋒”,從產業鏈發展角度孵化整個產業

          從一棵棵小苗到大樹參天,再成長為一片森林,新能源產業飛速發展的背后,是一眾創投資本在默默陪跑。

          “可以說,每一家知名公司的背后,都站著多家創投。”談及此問題,IDG資本深有感觸,在新能源汽車領域,IDG資本投資了蔚來汽車、小鵬汽車、小牛電動和牛創新能源等。

          公開資料顯示,蔚來汽車成立于2014年11月,百度資本、厚樸資本、華平投資、GIC、愉悅資本、淡馬錫、紅杉資本、聯想集團、TPG、IDG資本等知名機構先后投資助力過其成長。

          “相較于到底賣了多少輛車,我們更看重的是,這些車是不是面向未來的,有沒有走在智能化賽道上。”回憶起小鵬、蔚來上市之前那些“備受質疑”的日子,IDG資本從深層次的投資邏輯闡述,也以此消除焦慮,給被投項目和創始人更多時間。

          作為中國最早開始進行風險股權投資業務的投資機構,IDG資本也是最早全面布局新能源的PE之一。IDG資本介紹,其在新能源領域布局有三個特點:一是更早、更具有前瞻性;二是在全產業鏈進行廣而深的布局;三是專業驅動型投資,不跟風。

          清科創業發布的2022年中國新能源領域投資機構榜單顯示,IDG資本、國家電投基金、紅杉中國、平安資本、尚頎資本、深創投、盈科資本、招商資本、招銀國際資本、中金資本等名列前十。

          “沿著新能源汽車發展的確定性大方向,持續挖掘新需求的投資機遇。作為上汽集團旗下私募股權投資平臺,汽車產業CVC的領航者,尚頎資本已深耕汽車產業鏈數十年。”尚頎資本在接受筆者訪談時介紹,尚頎資本沿著電動汽車“三電(電池、電機、電控)”需求,深耕電池、電機、電控及上游的材料、設備、元器件等每一個細分領域,培育產業鏈。

          據尚頎資本介紹,其專注于汽車產業生態鏈投資,布局新能源、新智駕、新智造生態相關領域。在新能源及新材料領域,其投資了欣旺達、威邁斯、湖南裕能、融通高科、上海治臻、唐鋒能源、金凱循環等項目,部分項目已經走進資本市場,成長為行業內的領軍者。

          “更為重要的一點是,PE持續、不間斷地對全產業鏈發展給予了支持。”IDG資本表示,技術發展成為產品,進而帶動成長出一個產業,這往往需要一二十年甚至更長久的時間,更需要創業者和資本的敏銳眼光、耐心付出和持久等待。在這個過程中,PE往往擔任了產業孵化的“急先鋒”,其不僅對某個項目持續支持,還要深入研究產業,從產業鏈發展角度孵化整個產業。

          尚頎資本介紹,對于看好的項目,尚頎資本往往在多輪投資中給予發展持續支持。“比如,對尚太科技投資了三輪,在威邁斯第一次IPO終止后,我們又投了一輪。”尚頎資本方面表示。

          越過山丘再看海

          面對產能過剩等紛擾,受訪股權投資機構均依然看好中國新能源產業發展的大好未來、大前景,越過眼前的山丘,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全球鋰電產能供大于求、光伏行業產能過剩……2023年以來,新能源產能過剩的論調不時見諸媒體。

          “很多擴產項目都放緩了。”談及鋰電池產業的產能過剩風險,一位頭部電池公司的人士說,市場是動態的,產業會根據市場反饋進行自我調整,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過剩風險。“尤其是,不管是鋰電池還是光伏,都是產能相對集中的產業,頭部企業還是比較容易達成一致的。”

          而在PE看來,時至今日,新能源產業走過半程,進入2.0階段,產業下半場可能更精彩。

          “新能源產業發展的第一階段是成本下降疊加技術和產品的成熟,促使替代經濟模型成立;第二階段是伴隨產品價值提升的快速滲透。”IDG資本認為,在不同的階段,企業面臨的風險以及所需的資金和人才資源有很大的區別,投資機構要跟隨企業需求變化來進化。在新能源產業進入2.0階段、規?;枨笙?,如何迭代技術、精益制造,最大化實現降本增效成為產業發展方向。

          在尚頎資本看來,新能源產業進入2.0時代,產能出清和洗牌成為主旋律,此時PE再沿著之前投資邏輯投同質化的新項目顯然不可取。尚頎資本的投資邏輯是:去關注那些真正解決新能源產業現有痛點的方向和技術。

          “一是解決安全問題;二是降低成本的技術;三是不同層次市場對三電和成本需求不同的機會;四是更細分的輔料賽道。”尚頎資本進一步解釋。

          真成投資投資副總裁何思瑤在接受筆者訪談時表示,長期來看,疊加國家“雙碳”戰略和新能源發電進入平價時代,新能源產業依然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此前一輪產能擴張帶動傳統技術、設備和原材料放量的投資機遇已經告一段落,當前新能源產業的投資機遇將在新技術的帶動下向上游、往材料端和降本的路線上發展;結構化的產能過剩將是行業常態,估值泡沫已開始逐步消化,新能源領域的估值開始回到一個比較正常的區間,投資性價比再次凸顯。

          雖然面臨著產業進入2.0階段新挑戰、IPO節奏收緊等不確定性因素,但面對紛擾,受訪股權投資機構均依然看好中國新能源產業發展的大好未來、大前景,越過眼前的山丘,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露白秋涼,神州開啟豐收畫卷。繁花蒂落,碩果繪彤圖。相信資本滋養過的新能源沃土,將哺育更艷的花、更肥碩的果。

          來源:上海證券報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起碰97在线视频国产|精品福利在线观看|欧美久久精品一级黑人c片|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αpp
        <strike id="tmhnz"></strike>
          <input id="tmhnz"></input>

          <input id="tmhnz"></input>
            <var id="tmhnz"><sup id="tmhnz"></sup></var>

              <acronym id="tmhnz"><center id="tmhnz"></center></acronym>